赴德医生 | 德中医学 追寻德国的工匠精神—德国交流访问学习有感

2018-08-13 17:56:34 / 打印

- 追寻德国的工匠精神 -

德国交流访问学习有感

作者:唐山市工人医院神经外科 王耀伍博士

德国的工匠精神历来备受推崇,造就了德国众多的享誉世界的品牌,并使德国经济得益于此。我一直思考,德国工匠精神到底是什么?

笔者今年有幸参加国家卫计委组织的赴德医学交流,在交流学习期间,在观摩学习医学技术的同时,我也常常思考上面的问题。

在与德国同行朝夕相处中,我亲身的体会了德国医生的工作状态,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对工作极端认真和追求完美治疗效果的精神。我想我找到了我的答案。

笔者交流学习的医院是柏林夏洛特医学院威尔绍医院,这是所大学医院,具有300多年的历史,排名连续多年位于德国综合医院的榜首。

这所医院的神经外科教授Vajkoczy是一位世界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他带领的团队每年完成4000多台手术,而且绝大部分都是难度较大的手术。

科里的医生级别也像国内一样分为三级,教授、主治医生(Oberarzte)、助理医生(Assistenzarzte)。每位主治医师带领助理医生组成一个个治疗组,开展临床诊疗工作。教授即是技术权威也是科室的管理和决策者,高难手术或私人保险病人要求教授手术的,教授就会亲自出马了。

科室中每一级别的医生都各司其职,恪尽职守,仿佛一部精密仪器的每个个零件一样,自动顺畅的运转,这在架构上保证了临床诊疗工作高效有序的运行。在这里我看到了工匠精神。

每天早晨7点钟开始各位主治医生带领助理医生查房,我也跟随德国同行们一同开始一天的工作。在一声一声的与病人互致问候的’’Morgen(早上好)’’声中,我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想到国内医患关系,心里不禁一阵抽搐。

7:30开始在会议室进行病例讨论,早上的病例讨论主要是值班的助理医生把自己班上的病人情况拿出来讨论,助理医生、主治医师都纷纷发表意见,常常就某个疑难的病例调阅详细的资料加以讨论。

有一次,有个复杂的大脑中动脉瘤的病例,各位医生讨论夹闭还是搭桥孤立,纷纷拿出自己的主张和依据,目的就是为患者选择一个最佳的治疗方案,最后教授意见是搭桥孤立。

Prof. Vajakoczy的手术技术享誉欧洲,观摩他的手术,是一种享受。他根据病人的情况选择不同流量的颅内外血管搭桥,采用挠动脉、大隐静脉或颞浅动脉作为供体血管,与M2,P2,PICA等不同的颅内血管进行吻合,在只有0.2mm左右的脑血管上缝合8~10针并且保证缝合后血管血流畅通,确实需要极为娴熟细致的手法和过硬的心里素质。如此高难度的搭桥手术,教授一天可以连续做3~4台。在这里我看到了德国的工匠精神。

△享誉欧洲的 Professor Vajkoczy

科里的德国同行对来自中国的我都很友好,科室秘书Firsching女士总是友善耐心的帮助我,Faust医生替我安排了独立的办公室并配备了手术室的钥匙,方便随时参观手术。

Czbanka医生是科室的副主任,负责带教,他总是耐心细致的回答我的问题,有时由于英语发音差异,会反复讲解,甚至画图来说明。

对我帮助最大的还是Schneide医生,他看似严肃古板,实际上却是一个非常和善和幽默的人。他常常让我待在他的“密室”中,给我讲解DBS(脑深部电刺激)的经验,而这密室是只有他有权利独自使用来计算DBS靶点的。他做DBS时非常细致,每一步都仔细的验证,这样靶点的位置非常精确,病人的治疗效果令人满意,在他身上我感觉到了工匠精神。

△笔者与Dr. Schneide一起手术

△详细生动的取标本的流程和储存标本的低温冰箱,里面都是宝贝

临床和科研是相互促进和相辅相成的,在住院医阶段,德国医生必须完成科研工作,并需发表2~3篇文章,主治医师不要求必须参加科研工作,但很多德国医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和专业选择自己的科研方向,做一些科研工作。

如果发表文章超过一定数目会晋升为教授,但这不会影响临床的职称,这是一种学术的头衔,是一种荣誉。

夏洛特医学院很注重科研,这所医院曾经出现过21位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奖获得者。他们的病人资料保存的非常完整,在电脑系统里输入某个关键词,会得到最近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所有符合条件的病人的全部资料,包括病历,化验,影像学资料,甚至随访记录。

我还在神经外科手术室看到了科室在2008年建立的脑胶质瘤标本银行,有详细的取标本,留标本和冷冻标本的流程,并由专人负责,这些都为临床科研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难怪这里每年会发表40余篇高质量的文章。

技艺需要传承,德国对医生的培养与大多数欧美国家一样实行住院医制度,这种制度我在另一篇文章《德国住院医师培训制度的感受》中有详细的介绍。

当看到主治医师在手术显微镜的助手镜一侧,指导主刀的住院医师一步一步的完成高难度的颅脑或脊柱手术时,我仿佛看到经验丰富的匠人在口传心授教授徒弟的场景,在这里我又体会到了工匠精神。

△指导住院医完成颈椎前路手术

△指导完成脑室镜手术

在夏洛特医院神经外科病房里还有一类特殊的工作者,他们不是神经外科医生,而是物理治疗师。物理治疗师担负着病人康复工作的重任,一般在病人手术后第二天,情况许可,物理治疗师就会要求病人进行康复治疗,这在国内病房是难以想象的。

△ 物理治疗师在指导病人进行器械康复训练

先进的康复理念和技术使病人能够恢复到最佳状态。这与做成功手术即达到目标了完全不同,物理治疗师的参与治疗,使病人的治疗更加全面,完善,治疗效果更加完美,这难道不又是工匠精神的体现吗?

在德国柏林夏洛特医院学习交流的时间里,我找到了我的答案,德国的工匠精神就是对工作认真的态度,追求精益求精,开放包容和不为外界干扰的坚持。其实,工匠精神不光德国独有,我们的国家也具有悠久的工匠精神历史,我们所追求的大医精诚,不也是我们自己的工匠精神吗,只是我们要进一步的挖掘和坚守这种精神。德国之行,工匠精神在我内心深处激荡,激励着我前行。

往期回顾

德中医学培训中心

German-Sino Healthcare Training Center

地址:Pfalzburger Straße 42          10717 Berlin

电话:+49-(0)30-2870 6473

传真:+49-(0)3212-139 3760

上海冷冻机股份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