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只“夏虫”

2018-09-14 12:20:16 / 打印

今天午休起来,办公室门一打开,一小伙子拿着一根冰棍站在我门口正准备敲门,他说,就知道你喜欢这玩意儿。

还别说,从小喜欢冰棒,尤其是夏日里更是喜欢冰冰凉的感觉,而且真不瞒你,每晚睡觉前,我都去冰箱里翻根冰棍来吃。

我最不喜欢夏天,但夏天吃冰棒却是人生一大乐趣。炎炎夏日,恨不得什么吃的东西都是冰冰凉的,我曾一口气吃掉五根冰棒。这可能是小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儿时的夏日,要见到冰,颇有点“夏虫不可以语冰”的味道 。

不要说“可爱多”,更不要说哈根达斯,哪怕是自来水做成的冰块也不曾见到。山区的小镇是没有冷冻机的。要吃到冰棒,得去到县城。

后来终于有一年的夏天,场里的供销社终于有了一台做冰棒的机器,我们那个大院的孩子们几乎是沸腾的感觉。

记得冰棒厂开张的那日,问爸爸讨了两毛钱,自己凑了一分钱,拿了一个大把缸,来到供销社买冰棒的柜台前,一看,天啦,人山人海,还是小学生的我,小小个子,如何挤得进去?

焦急之时,突然看到买冰棒的是我们院子里场长的老婆——刘阿姨,我这个从小就不愿喊人的孩子忍不住高喊:“刘阿姨刘阿姨,我要七根,给我买七根吧!”,刘阿姨终于看到了我,三七二十一,两毛一,七根,刘阿姨往我的把缸里放了七根冰棒,我激动的说谢谢刘阿姨谢谢刘阿姨,端着七根冰棒飞也似的地往家里跑,生怕还没到家就化了,那多可惜呀!

我跑到家,爸爸很吃惊,听说不是好多人吗?我说我看到刘阿姨在那,使劲喊:刘阿姨刘阿姨,我就买到了。

爸爸哈哈大笑,说吾家小儿也会拍马屁了,你不是不喜欢那个刘阿姨吗? 我说,不叫就买不到冰棒了。

如同吃到了好吃的鸡蛋,总想看看那母鸡长啥样,我们怎么也弄不懂,这冰棒是怎么做出来的,一小伙伴妈妈正好在冰棒厂做冰棒,我和他有一天溜进了冰棒厂的车间,看到工人把黄黄绿绿的水倒进一个个小孔的铁皮盒子里,然后放进机器里,取出之后,就成冰棒了,无非水加点糖加点颜料,然后每个小孔插根小竹棍,如此而已。至于如何结冰还是不得而知。

后来到省城,夏天的时候到处都听得到“菠萝豆子冰棒”的喊声,就会下意识摸摸口袋里有没有钱。

直到今天,那个绿豆爆冰,仍旧是我的最爱。

即使是冬天,看到冰棒我也不会放过。但那个各色各样的冰淇淋,我还是情愿吃绿豆爆冰。朋友们经常嘲笑我就是个农民,我说,如今已是老农民了。

我怀疑自己是只“夏虫”,因为没见过冬天的“冰天雪地”,看见“人造的冰”,只有一个念头:吃了它。

上海冷冻机股份有限公司栏目导航